做个废柴继续可爱

【金钱组】时政脑洞

      一篇迟到的时政文,最近瓦修实惨呀,还有费里家的站对技能,忍不住想要吐槽, 私设多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今天的国际会议照例是阿尔弗雷德一个人的吹嘘大会。


  “哈哈哈哈!虽然这次疫情来势汹汹 但是hero家的形式还是一片大好呀,不愧是hero呀。”阿尔弗雷德唆了一口可乐,似乎还不太满意“我说王耀,hero都取消你们家一些医药用品的关税了,你怎么一点表示都没有,是不是也该来点口罩什么的意思意思呀。”


  被点到名的王耀也不生气,毕竟阿尔弗雷德脑子抽风也不是一两天了。看着眼前这张欠揍的脸,突然计上心来。


  “想要口罩吗?”王耀含情脉脉地盯着阿尔弗雷德,并向对方抛了几个媚眼 ,“那用什么来换呢?”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,阿尔弗雷德也不例外。


  “哈尼你想要什么呢?hero都会尽量满足你的。”小情人的要求当然要听一听的,“特别是床上的需求,hero一定会满足你的。”


  ‘床上’两个字被阿尔弗雷德说的尤其暧昧,其中的暗示不言而喻。


  “流氓”嘴上这么说着,王耀还是走到了阿尔弗雷德面前像妻子一样耐心地帮他整理着衣服。用只有两人听得见的声音凑到阿尔弗雷德耳朵边


  “xxx酒店,1007号房。晚上七点可别迟到了。”说完还轻轻咬了一下嘴边的耳朵。


  我们的英雄马上就被刺激的不行了,当即解散了会议,在晚上七点之前他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呢。


  “耀我们一起吃饭吧。”一辆豪车停在王耀旁边,车窗慢慢摇下来。阿尔弗雷德见王耀一脸不情愿,最后还是狠了狠心,“hero情客就是了”


  反正晚上都会讨回来的。


  “那说好了,地方我来选,我可不想再吃垃圾食品了。”王耀也不客气,轻车熟路地做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。


  上车后王耀报了个地点后就没有说过话了,场面一度很尴尬。


  算了,还是让hero这个合格的恋人来打破尴尬吧。


  “耀,你在想什么呢?约会的时候不认真hero可是会生气的。”


  “有点同情瓦修,你瞧瞧不在对轻诊患者进行病毒检查了,这被逼的都自暴自弃了。”想起前几天的新闻,瓦修是实惨呀,从自己那买的口罩、消毒水、手套都被路德和费里扣下了。四周除了奥/地/利都是疫区。实力演绎了什么叫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。


  “hero可不同情他,如果他没有和你断航或许还有一线生机。在说了现在物资紧张,他又不在欧盟,不坑他坑谁。”瓦修怎么样阿尔弗雷德并不在乎,可以说瓦修那看似不挣不抢实则伺机而动,两边得利的性格让他很不爽,做国就该有个态度。


  “你也太狠心了,万一瓦修报复起来怎么办?比如说冻结银行资金什么的。”


  “哼,他也敢。”阿尔弗雷德笑得很不屑,“骨灰都给他扬了。”像瑞/士这种四处受限的中立国,真要惹了什么大佬,就算打着中立的旗号炮弹也照打无误。


  “他不是中立吗?到时候非打得他做出选择。”


  “你们资本主义间的小打小闹我不管,只要不过火,东风快递就还是宅在家里的好快递,不然,你知道的”伴随着瘆人的笑声,车里似乎更冷了。


  阿尔弗雷德见状赶紧转移话题,“耀的魅力真是越来越大了,连费里都被你吸引了呢,你这样真的不怕路德吃醋吗?”费里家的人民在中/国使馆刷屏“谢谢”他也是知道的,虽然他更喜欢看到抹黑中/国的局面,但拿人手短吃人最软的道理他还是懂的。


  “吃醋?他怕是没空吃醋,路德现在估计正忙着再从谁家那里薅一点羊毛呢,我也不指望费里能感激我,你相信吗,就算他回头又指责我都是正常操作。”似乎想到了什么伤心事,王耀的情绪肉眼可见的在跌落。


  阿尔弗雷德想要安慰他不要理会外界刻意的抹黑,但是想想自己也是罪魁祸首之一。


  “亲爱的,别忘了站队可是意/大/利的传统艺能”费里在一战、二战时的操作阿尔弗雷德表示真的有被秀到。每次都能正确选择胜利者的阵营大概是这个废柴唯一的优点吧。


  “你也别忘了,反水也是费里的基本操作。”王耀并不吃阿尔弗雷德的这一套,“我为什么老是平白无故地被黑这不都是你的杰作吗?我反正也习惯了,你现在又在假惺惺的干什么?”


  这下好了,王耀好像更生气了,阿尔弗雷德也识相地闭嘴了。


  一直到下车,甚至在整个进餐过程令人窒息的低气压也一直笼罩着两个人。


  王耀实在待不下去了,起身想要离开,却被抓住了手腕。


  “耀,今晚酒店还约吗?”阿尔弗雷德也不好受,想着能趁今晚让两人和好。


  面对楚楚可怜的阿尔弗雷德,王耀竟然鬼使神差地答应了。


  显然王耀也没打算放过阿尔弗雷德。


  如约而至的阿尔弗雷德整个人都不好了,没有布置浪漫的房间,也没有洗完澡乖乖等着被艹的情人,迎接他的是三张不能再熟悉的脸。


  “亚瑟,蠢熊,王濠镜你们在这干嘛,耀呢?”似乎感觉到什么不对劲,阿尔弗雷德往后退了一步。但还是被手快的两人拖进了房间。


  “不要啊!”一声尖叫划破夜空。


  谁也不知道当天晚上发生了什么,众人只看到红着眼,表情十分痛苦的阿尔弗雷德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大哥,我们坑了美国佬这么多钱真的好吗?


  ——没事,人傻钱多不坑他坑谁,都说了打麻将没有人是你对手,他还偏要作死地对付你,活该。